《敵人與鄰居》巴以之爭告訴了我們什么

自1917年開始,巴以沖突已經持續一百多年了。從英國政府發表《貝爾福宣言》,到1937年英國立場轉變。從英國委任統治,到聯合國分治方案,從以色列建國,到巴勒斯坦拒不承認,從五次中東戰爭,阿拉伯國家聯手絞殺以色列,到巴以雙方長期對峙,從戴維營和談,到《奧斯陸協議》,猶太人與阿拉伯人之間經歷了從鄰居到敵人的轉變,從和平共處,到矛盾不斷累積,沖突不斷升級,從時有發生的蓄意挑釁與報復、再挑釁與再報復,到走向戰爭,巴以雙方的分歧一開始就難以調和,僵局一直無法打破,矛盾沖突始終無解,緩和的機會一再錯失,達成兩國方案的前景依然渺茫。究其實質,雙方沖突的核心問題還是土地問題,兩個民族都曾是這塊土地的主人,這片土地現在究竟屬于誰,猶太人是否有資格在巴勒斯坦的土地上建國,巴以雙方能否共享土地,相互間和平共處,這一直是雙方矛盾的焦點和沖突的根本原因。此外是宗教與感情問題,兩個民族都視耶路撒冷為宗教圣地,對土地的感情依賴,對圣地的信仰歸屬,使得沖突的解決變得更加困難。

英國學者、《衛報》記者伊恩·布萊克(Ian Black),依據解密檔案、文獻資料和現有學術成果,以36年置身于巴以沖突現場的親身經歷和采訪所得,及重大歷史事件見證者的身份,以公平、客觀和中立的立場,按照百年來的歷史發展脈絡,以重大歷史事件為節點,從有關各方的視角講述了巴以沖突的歷史根源,巴以沖突百年來糾纏不清的歷史恩怨,兩個族群之間相互警惕、彼此猜忌和保持距離的微妙關系,上層決策過程與普通人在現實生活中的想法、感受、遭遇、對抗及命運糾葛,在民族感情驅使下蓄意挑起的事端、殺害平民事件及由此引起的報復。作者試圖在縱覽大局的前提下,重點揭示重大事件表面下隱藏各種錯綜復雜的問題,“從雙方的視角講述雙方的故事”,對同一事件的不同解讀,對英雄與罪人、公正與不公的不同立場,多角度、多層次、全方位地揭示兩個民族既是鄰居又是敵人的復雜關系。

1947年以來,針對巴以問題,聯合國和美國等一直試圖出面調停,希望雙方能夠達成一個分治或和解方案,之所以一直無法解決的關鍵問題,首先是阿拉伯人一直不承認猶太人在巴勒斯坦建立猶太國家,二是無視既成事實、聯合國分治方案和自身的能力。當猶太人按照聯合國的分治方案建國已成事實之后,阿拉伯人拒不承認,即使聯合周邊的阿拉伯國家共同打擊以色列,不但沒有打敗以色列,以色列反而越來越強大。在“贖罪日戰爭”之后,面對一個統一的以色列,巴方沒有一個組織能夠代表巴勒斯坦,巴解組織自稱代表巴勒斯坦,但它既代表不了巴勒斯坦的全體阿拉伯人(充其量只能代表西岸地區,代表不了加沙地帶),也代表不了巴勒斯坦的其他組織。巴勒斯坦人一盤散沙,法塔赫、阿巴斯、巴勒斯坦民族主義軍、解放巴勒斯坦人民陣線、解放巴勒斯坦民主陣線,等等,各種組織林立,各有自己的主張,他們之間既沒有政策協調,又互不相讓,沒有一個統一的、權威的組織,能夠代表全體巴勒斯坦人的利益,使得巴以之間一直無法達成任何協議。周圍的阿拉伯國家出于各自的利益,有時也對巴勒斯坦指手畫腳。

巴以沖突的起源可以追溯到1917年英國公開發布的《貝爾福宣言》,往前可追溯到1897年召開的第一屆猶太復國主義者代表大會,以及1896年西奧多·赫茨爾出版的《猶太國》小冊子,其中宣稱巴勒斯坦是“我們自古以來令人難忘的故鄉”,由此激活了他們古老的夢想,猶太復國主義運動于是興起。如果再往前,還可以追溯到猶太人在迦南建立猶太國,猶太人稱之為以色列地。

歷史上,巴勒斯坦曾是猶太人的家園,是猶太人的上帝“應許之地”。從摩西和約書亞帶領猶太人來到迦南之后,猶太人就開始在這塊土地上生息。公元前10世紀創建猶太國后,歷經王國興替、附庸、侵略與反抗等滄桑變幻。公元130年,羅馬皇帝哈德良征服后的以色列地改稱敘利亞·巴勒斯坦那(Syria Palestina),這也是今天巴勒斯坦地名的由來。公元135年,在徹底鎮壓猶太人長達3年的起義之后,猶太人開始遠離家鄉,流散到世界各地。只有少量的猶太人與阿拉伯人和少量的基督徒繼續留在巴勒斯坦,自此以后,巴勒斯坦成為阿拉伯人世世代代的居所。在接下來的近2000年間,猶太人再也沒有回到故鄉。期間,他們在世界各地經常遭受宗教、經濟甚至人格方面的歧視與迫害,處于永遠低人一等的地位,但他們的宗教信仰、禮儀和夢想仍在。

1897年8月在瑞士巴塞爾召開了第一屆猶太復國主義者代表大會,鼓勵世界各地的猶太人移民巴勒斯坦,購買土地,建立定居點,最終目標是在巴勒斯坦建立猶太國家。最初只是小量的自發移民,人數較少,并沒有引起當地阿拉伯人的注意,作為鄰居,彼此能夠和平共處。同時,阿拉伯鄰居還能夠受益于猶太人先進的農業技術。

1917年,英國政府發表了《貝爾福宣言》——“英王陛下的政府贊成在巴勒斯坦建立一個猶太民族家園,并愿盡最大努力促其實現;同時應明確理解,不得損害巴勒斯坦原存非猶太團體的公民權利和宗教權利,也不得損害其他國家人所享有的權利和政治地位”。猶太復國運動進入新的局面。猶太人開始有組織的移民巴勒斯坦,擴張猶太定居點。隨著猶太移民不斷涌入巴勒斯坦,移民數量日漸增多,購買的土地和新建的定居點也越來越多,猶太人的人口比例也不斷攀高,引起阿拉伯人的警惕、恐慌與反制。阿拉伯人與猶太人之間,阿拉伯人與英國委任統治當局之間的矛盾和沖突也隨之加劇。阿拉伯人開始以暴力手段攻擊猶太人的定居點或城鎮居民,最初,猶太人加入英國警察,協助英國當局予以打擊,后組成自己的武裝,保衛定居點或展開反擊。面對兩個民族間無法抑制的沖突,互不相容的目標,無法克服的障礙,雙方的敵意更加強烈也更加普遍,英國于1937年提出一個分界而治的方案,但遭到阿拉伯高級委員會的拒絕。

1939年5月,鑒于阿拉伯人有組織的暴力反抗日益加劇,英國的政策開始發生轉向,發表了新的白皮書,宣稱“讓巴勒斯坦成為猶太國家并不是其政策的一部分,讓巴勒斯坦人成為猶太國家的臣民有違他們的意愿,也將違背英國政府在委任統治條款下對阿拉伯人的義務以及過去對阿拉伯人民的保證”。自此開始,根據阿拉伯人的要求,英國委任統治當局開始限制猶太人購買土地的權利,大幅削減并限制猶太移民的配額。英國委任統治當局與猶太人間的矛盾沖突日趨激烈,1941年末與1942年初發生的“斯特魯瑪”號爆炸沉船事件就是因遲遲拿不到英國委任統治當局的巴勒斯坦入境簽證,導致滿載約800名逃離納粹的歐洲猶太人,在等待2個多月無果后,從伊斯坦布爾返回黑海時全部遇難。1946年,在一個被稱為“黑色安息日”的日子里,英國在一次大規模的搜捕行動中拘捕了2700名猶太人,其中包括猶太事務局的官員與很多哈加納軍官。三周后,伊爾貢炸毀了英國民事和軍事管理局總部所在的耶路撒冷大衛飯店,導致91人死亡。雙方的暴力行動至此達到了頂峰。

面對巴勒斯坦各方相互搏殺、暴力活動日益加劇的亂局,英國政府急于從巴勒斯坦的委任統治中抽身。1947年1月,英國宣布把巴勒斯坦的命運和猶太人的建國事宜交由聯合國處理,并于1948年5月結束委任統治。1947年5月,新成立的聯合國組建了一個巴勒斯坦問題特別委員會,尋求巴勒斯坦問題的解決方案。1947年11月29日,聯合國通過決議,決定將巴勒斯坦劃分為阿拉伯國家和猶太國家,耶路撒冷由聯合國監管。消息一傳出,猶太人欣喜若狂,阿拉伯人憤怒不已,并拒絕建國。此后的幾個月,雙方爆發了激戰,猶太人用武力搶占了擬議中的猶太國領土,同時也占據了一部分分治計劃外的地區。1948年5月14日,當英國人從海法港撤走時,猶太人宣布以色列建國。

以色列建國后,立即面臨周圍阿拉伯聯盟諸國的全面圍剿。歷經5次中東戰爭,以色列徹底站穩了腳跟。尤其是1967年的“六日戰爭”,以色列取得了壓倒性的勝利,占領了加沙地帶、西奈半島、約旦河西岸和戈蘭高地,國土面積擴大了3倍多,同時控制了圣城耶路撒冷。此戰徹底改變了以色列的國家命運。雖然此后又與埃及簽訂和平協議,歸還了西奈半島等地,但巴以之間人口與土地的占比極不合理,戰爭造成的難民,國家與土緣格局的變化,進一步加劇了阿拉伯人與猶太人之間的矛盾沖突。戰后數十年暴力沖突不斷,挑釁與報復反復上演,戴維營和談與《奧斯陸協議》一直也未能解決問題。對于以色列而言,除了要面對邊境線外阿拉伯人的嫉恨,還要解決境內阿拉伯人的不滿。對于巴勒斯坦而言,民生、經濟每況愈下,內部派系爭斗不斷,巴解組織上層貪腐,與底層平民嚴重脫節,國際環境(包括幫助、支持和同情)也不容樂觀。以色列2002年開始修建的隔離墻,令阿拉伯人的處境愈趨艱難。阿拉伯人已經錯失了1937年英國提出的劃界分治方案和1947年聯合國做出的分治方案,之后的戰爭非但沒有達到自己的目標,丟失的土地反而愈來愈多,處境也愈來愈差,達成和解、結束沖突遙遙無期。未來的出路在哪里?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piqttw.icu/18986.html

誉鼎国际娱乐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