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敦人》身處大城市中人的日與夜

作為一個從未去過倫敦的人,編輯這本書的過程卻異常艱辛,與此同時,我常常想著這樣一個問題:這本書對哪些人能夠產生意義?我想這也是每個做編輯的人都會在意的一個問題。我當然也關心書的碼洋,關心它的裝幀,關心它出版過程中的各項流程,關注它里面的每個字、每句話,但最核心的關注點是,它的內容是否對人們有價值。

在書終于出版后,我覺得至少可以從兩個方面來回答這個問題。

一是情感共鳴。作為上班族,我在最初審讀這本書的內容時,就被《說說“倫丁”》里面的一段話(或者說很直白的抱怨)戳中了:

我在“倫丁城”的生活是怎么樣的?我在大象與城堡站上地鐵,然后在銀行地鐵站下地鐵,去上班。第二天,我在大象與城堡站上地鐵,在銀行地鐵站下地鐵,去上班。第三天,我在大象與城堡站上地鐵,在銀行地鐵站下地鐵,去上班……我覺得自己已經不知道一頭大象長什么樣了,我在腦海里真的找不到一頭大象的影像了。我每次聽到這個詞時,都正要去上班。 ……我在金融行業工作。我每天都變換著戴各種各樣的領帶。我一直在做這行。如果要我仔細解釋這份工作,我估計會睡著,頭趴在桌子上,然后希望能夢見自己在做另外一份工作,一份我再也不用說“抵押”這兩個字的工作。 
我心想,去沒去過倫敦有什么要緊,這不就是我們很多人的日常現實嗎?我們在北京、上海,或者在廣州的很多上班族,不也每天掙扎著去上班,然后幻想著自己能過另外一種生活嗎?城市是復雜多樣的,但對于有些人來說,它也是單調的。如果閱讀能讓我們不再孤獨,那就是它能讓我們看到很多人其實也過著和你一樣的生活,有著和你類似的想法。

類似的語段還有:

倫敦像毒品一樣會讓人上癮。在這里,你獲得5%的快樂,就得忍受95% 的折磨。
不管你想在倫敦做什么,總會有一百萬個人排在你前面。不管你有多酷的想法,總有人已經在你之前將這個想法付諸實踐。他們通常還比你年輕,比你有錢,人脈也比你廣。
英劇《倫敦生活》里有一段臺詞我很喜歡:

《倫敦生活》截圖
我在《倫敦人》里面也發現了類似的讓人感同身受的段落:

在倫敦,所有東西都像是被放在你面前,需要你做出選擇。如果我可以擁有任何一件東西,那我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呢?即使是在超市購物,過多的選擇也讓我覺得是個夢魘。我如何在這么多選擇中挑出我想吃的午餐啊?更別說要我選擇一項余生從事的工作或者伴侶了。你可以跟某個人約會,但肯定還有一千個更好看、跟你更來電、更有趣的人啊。
倫敦會改變你。它會改變你處理事情的方式。你面對的是瞬息萬變的事物以及不斷出現的新事物和可能性。當所有事情都是隨機發生時,可能性就是問題所在。
這本書里講了各行各業人的生活,而你作為一名讀者,很可能從中找到你的同行(無論你的職業多么稀奇),你會發現,你所有過的抱怨以及對人生的思考和疑惑,在地球另一端的一座城市里的人,他們與你并無二致,又或許,他們能讓你開闊思路,發現不一樣的可能。

當然,僅限于尋找共鳴對一本書的價值來說還是不太夠的。這本書的第二大價值在于它能讓我們獲取新知。

從這本書里,我知道了有種職業叫“悲傷輔導師”。一個人一生中碰到炸彈恐襲事件的概率可能很小,但總有些無法預知的災難,它可以徹底摧毀一個人,也會讓這個人身邊的人、目擊者蒙受深刻的打擊,而悲傷輔導師就是為這樣的災難事件親歷者而服務的。他們的存在讓這些人能夠被傾聽和理解,因為總有些不明就里的人會問:“天啊,你還在想著那件事嗎?都過了這么久了。”他們把有些事情看得太過輕易,殊不知災難性事件對親歷者造成的影響是永久的。而一個仍在痛苦中掙扎的人碰到這種詢問會感到尤其受傷,似乎自己的痛苦一瞬間就被人否認、忽視了。希望這樣的職業在我們的城市中也能多一些。

這本書還讓我對“死亡”這件事有了某種客觀性的感受,在以前,想到它,隨之產生的只是情緒上的虛無感或者不安感。這本書里描述了關于死亡的兩種職業,一個是“喪葬承辦人”,一個是“火葬場技工”,前者將料理后事辦成一項家族性的事業,后者能清楚地記得一代又一代出現的死亡率的高潮和低谷,在他眼里,死亡最本質的特征也許只是數字。還有一篇文章講述的是死亡目擊者。對一個不從事喪葬類服務的普通人來說,目擊一次突發的死亡事件會產生極強的心理沖擊和事后影響,仿佛人類身上真有著某種“死亡本能”,只要近距離凝視過它,就很難不被它吸引,另一方面,我們的理性思維也在時刻和本能似的幻想和沖動對抗。

在這本書里,你還能看到一位美甲師如何將自己的生意越做越大,而如果你想開一家證券公司,就算為了省錢也最好不要把注冊地址弄到偏遠的地方去。“對于這個行業,公司地址如果在伯克利廣場或者梅菲爾,就等于給公司加了一道‘信譽保障’。”還有某些不可描述的人群,比如“專業施虐者”“漫交者”,我這里就不多描述了,大家去看書吧。

還有一些篇目能讓我們對政治或社會問題獲得一些啟發。比如關于移民和文化融合的問題。倫敦也是一座移民城市,一些移民來到這里,很多觀念和文化仍然服從他們原來的國家,有些人來了很多年甚至還不會說英語,有些經歷家暴的女性甚至不會向警察或社會服務機構求助。一位時事評論員對此發出慨然評論:“以尊重這些社區、讓其自由存在為名,我們允許男性,尤其是中產階級男性、保守的男性控制那些婦女和年輕人。……別跟我說這是社會融合。別告訴我這就是多元文化主義。這兩個詞的意義和出發點不是這樣的。……我們現在的生活是分隔、撕裂的。”

啊還有,還有好多很好的內容,我趕在今天下班前的兩個小時梳理的只是一點點,但我覺得我繼續寫下去,可能這個國慶假期就要少了一截,很不劃算。所以大家還是開心去看書吧。

最后,你會看到在大城市里奔忙的各色人等,他們“人如氣流一樣,進來又出去”。你會獲得和商務飛機飛行員俯瞰整座城市時的類似感受:

當你爬升到城市上空,你會看到底下密密麻麻的人群……在晚上,你會看到環抱著倫敦的M25高速公路,也會看到如晶亮小珠般的燈光點綴在城市周圍,它們如風之漩渦一般移動。慢慢地,你會意識到已經早上六點了,而這些晶亮小珠般的燈光其實是車燈,它們圍著M25高速公路排著隊。日復一日,他們都在那里;你會想到,這么多人付出這么多努力,只是為了生存。這是一座頑強的城市。所有這些星點燈光,組合起來就像一座玫瑰園,而所有人,想擠進來,或是想逃離出去。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piqttw.icu/18988.html

誉鼎国际娱乐下载